第663章 安抚郑珑,金桓求见
书名:大明狂婿 作者:青丝如墨 本章字数:2278字 更新时间:2021/07/31 17:10:14

南昌守军和郑珑都看见了飞驰的旗帜,金桓听到禀告后,第一时间赶到南昌城头远眺。

“镇国大将军”的旗帜迎风飘扬,让他越来越为难,使者前日归来,他一直关注明军在九江城下的战事,结果出乎他的意料,勒克德浑被打得灰头土脸,竟然率军撤走了。

从心底深处,金桓认为满清大势已去,最差也是南北对峙的局面,北境的大明人一旦对满清生了背离之心,满清的处境会更艰难。

“镇国大将军啊镇国大将军!”金桓摸着城头,想起自己曾经的上官左玉。

左玉当年的威势,其实不比郭臻这个镇国大将军差多少,结果那是左玉人生中最巅峰的时期。

乱世中有兵即可称王,金桓又怎会把自己所有的本钱拱手相送?可不这样,难道自己要给满清陪葬?

金桓轻轻地摇了摇头,默然向城下走去。

回到府中,金桓找来上次出行的使者,吩咐道:“你且去明军营中,我要见郭臻一面。”

耳听为虚,眼见为实,金桓要见郭臻一面来确定自己的前途。

南昌城北。

郑珑没想到郭臻会突然来到此地,匆忙出营迎接,同来的还有江西总督万吉。

两队骑兵逐渐靠近,相距百步时各自下马,郭臻丢下战马快步上前:“延平王,万总督!”

“镇南王!”郑珑和万吉上前,不但行了平礼,还有意无意地忽略郭臻的新身份。

一个是王爷,另一个是文人总督,都不认为自己的身份比郭臻低。

“镇南王此来,真是出人意料啊!”郑珑的话听起来暗藏深意。

郭臻心知肚明,一切都是南京城内的那场政变惹的祸,从某种意义上来说,他违反了与郑珑的约定。

几人一路寒暄入营,郭臻提及他在九江城下击退勒克德浑大军一事。

万吉插了一句,奉承道:“此番两位王爷在南昌会师,驱走金桓当不在话下!”

万吉身为江西总督,见郑珑一直按兵不动,心里最是着急。

赣南之地,多是深山穷困,收复南昌和九江后,他这个总督才能名副其实。

郭臻出言宽慰道:“万总督放心,金桓投降就在眼前了!”

南昌城下有郑氏兵马四万,广东援军一万,广西狼兵一万和万吉的督抚营两万,共八万大军。

主力为郑氏兵马,广西狼兵的战斗力也不错,但军纪有些差,朝廷无力供应军饷,这些人便沿途抢劫百姓。

郭臻心中有数,他要说动这些兵马,还需解开郑珑的心结。

万吉身为江西总督,这次由他来尽地主之谊,快马加鞭从附近的几座府县找来各种山珍,安排了一顿极其丰盛的接风宴。

九江军情紧急,这边就像没事人一般,郭臻满肚子不痛快,忍住没有发作出来。

宴席当中,一个胡子拉碴的文士前来向郭臻敬酒:“镇国大将军,可还记得我吗?”

郭臻看的眼熟,一时想不起来此是何人。

“嵩水河畔之事,在下铭记在心!”那人见郭臻仍然想不起来他,有些尴尬道:“在下杨麟!”

“原来是杨大人!”郭臻脑中灵光一闪,原来此人正是当年徐弘基军中的参赞杨麟。

因为在朝中主战,被送到军中,在徐弘基遇难前日去高潜营中求援,因此逃过一劫。

“没想到在此地见面!”两人说起当日武毅军覆灭一战,各自唏嘘。

郭臻眼下可没心思与杨麟叙旧,用完午饭,等诸般事了后,他单独约见郑珑。

事已至此,郭臻不可能说自己属下擅自行事,只能如朝廷下旨所说,让张振背了黑锅。

两人心里都有数,重要的不是已经发生的事,而是如何来补救。

郑珑心中有意见,但也不敢与郭臻翻脸,江南和朝廷都掌控在郭臻手里,他现在与郭臻翻脸,前期的努力就白费了。

郭臻不奢望郑珑会随自己一起去攻打湖广,承诺道:“只待江西战事一了,广东立即交由延平王!”

这还是年前的约定。

郑珑问道:“如何取广东?”

郭臻早有主意,笑着说道:“我听说广东有宗室不太安分,延平王只要有个入粤的契机即可。”

郑珑大喜,连连点头,想起郑森给自己的密信所述,说道:“我还要赣南之地。”

赣南是联系福建和广东的桥梁,为五省交接之地,地理位置极其重要,赣南要是归郑氏,江西就将被瓜分,两人背着万吉说起这些事,把国事用来买卖。

郭臻心里急速运转,他不是在为江西担心,郑珑一旦控制了福建、赣南和广东,会成为一支庞大的势力,未来会成为他的劲敌。

但眼下,郭臻需要一个盟友,而不是把郑氏变成自己的仇敌:“好,以施福为赣州总兵如何?”

郑珑点头道:“南昌城高池深,想攻取下来怕是不易啊!”

郑珑想要的赣南已在自己的控制下,不想再出兵帮郭臻攻取南昌。

郭臻闻言,压制住心中的不满道:“延平王只需攻打,让金桓知道厉害即可!”

郑珑想要的东西很多,但总想空手套白狼,平白得了个王爷,又不费吹灰之力得了广东,而他得到的地方,无一不是麾下将士浴血厮杀从满清手中抢回来的。

南昌城下,明军终于做出了攻城的架势,布置在东山的铁炮开始对城头轰击。

你做了什么,所有人都看在眼里。

郑珑的不作为和何腾的萎靡让郭臻成为南明几大派系中的核心,声望也许会带来威胁,但郭臻此刻犹如逆水行舟,不进则退,从他收复江南,俘获杜铎那一刻起,一切皆已注定。

郭臻前脚离开南昌,金桓的使者就到达九江城下。

郭臻的江南军视九江守军于无物,正在穿越九江城向瑞昌的清军追击。

金桓的使者这次来态度极其谦卑,一见郭臻立刻跪拜在地:“镇国大将军,我家大人愿为镇国大将军效力,恳请面见镇国大将军一面。”

郭臻有些意外,金桓要见他,降或者不降,与见他有什么关系?自己又不是绝色美人,莫非还能让金桓一见倾心?

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

Copyright ©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-1